关注我们的公众号:【长河历史网】收看更多精彩内容!我们为您提供中国历史、世界历史、历史解密、风云人物、野史秘闻、老照片、文史百科、历史问答版块相关内容

将进酒_【将进酒Bar】陆游:八百年江湖流传着哥的传说 _唐婉

时间:2019-11-09 16:04:01编辑:长河历史

原标题:【将进酒Bar】陆游:八百年江湖流传着哥的传说

将进酒Bar

南宋乾道八年,公元1172年,秦岭古道(今汉中南郑)。

日暮时分,雪下得正紧。

一队人马在路边架火烤肉,酒兴正酣,忽然一只吊睛华南虎直扑人群!

说时迟,那时快!一个男子手持长戈挺身而出。

不偏不倚,正中老虎喉咙。男子死死抵住长戈,老虎前爪腾空,狂抓乱吼,鲜血如注迸射,几声凄厉哀嚎后,咽气倒地。

惊恐围观的30多人方才醒过神,定睛看时,那男子长须飘飘,目光如炬,端的不是别人,姓陆,名游,一个写诗的。

陆游打虎?!是不是颠覆了你对文弱书生的人设?

没错,他正是南宋著名爱国诗人陆游。

这一年,陆游47岁,在古代已算高龄,尚能一戈挑死猛虎,武力值简直媲美同朝代的郭靖、杨过等大侠。

金庸先生的武侠大家族缺席一个男主陆游,不得不说是个大遗憾。

陆游从小习武,不是为了练腹肌撩妹,最主要的原因还要从他出生的年代说起……

01 少年游

将进酒Bar

北宋宣和七年,公元1125年,阴历十月十七,淮河舟中,伴随着一阵啼哭,一个男婴呱呱坠地。因为出生在旅途之中,孩子的父亲陆宰给他取名陆游。

本年,距欧阳修去世53年,距王安石去世39年,距苏轼去世24年。

陆宰不会想到,他刚出生的儿子,将会成为有宋一代最为杰出的诗人,甚至都不用加“之一”。

陆游的出生,并未给陆宰带来多少欣喜。相反,他感到忧心忡忡,一种不祥的预感萦绕在他心头,“大宋要翻船”。

果不其然,就在陆游出生的第二年,金人的军队攻破汴京,将府库收藏、徽钦二帝、宫人嫔妃,一股脑儿打包带回了北方,接受劳动改造,北宋就此灭亡,史称“靖康之变”。

在南宋有两个颇具宋朝特色的词语,一个是“北狩”,一个是“航海”。北狩说的就是徽宗和钦宗被金兵掳走,大宋朝为了自己稀薄的脸面,说成是去北方打猎了,“航海”则是指去海上逃亡。

皇帝被掳,但宋朝并未亡,只是从北宋变成了南宋,大臣很快又立了个新皇帝,还是赵家人。连皇帝这个职业都如此,现在的年轻人可别想着敲单位竹杠,要知道地球离开谁都照样转,除非进入流浪时代。

陆游小朋友跟着父母、家人,夹杂在难逃的人群中,用似懂非懂的眼睛打量着这个末日一样的世界,耳边回响着大人们惶惶不安的谈话。

他后来回忆说,“父辈们相与言及国事,或裂眦嚼齿,或流涕痛哭,人人自欺以杀身翊戴王室”。

大宋子民就像今天抗日神剧里演的那样,人人恨不得上战场手撕鬼子。

陆游在这样一个全民抗战的环境中成长起来,况且他爹和叔叔们都是坚定的抗战派。

陆游的父亲被打压罢官。老爷子在家闲着没事,就教儿孙们读书写字。

陆家是名门望族,家庭教育水准很高,陆游十二岁就能写诗作文,偶像是陶渊明、诸葛亮等大神,经常与小伙伴们开party,喝酒吟诗,小小年纪就被乡人誉为“小李白”,妥妥的一枚“高富帅”。

除了吟得一首好诗,他还苦攻兵书,勤研剑术,喜欢交结能人奇士、游侠剑客,经常在朋友圈吹牛皮,“少时酒稳东海滨,结交尽是英豪人”。

能文能武的陆公子,打死一头老虎,那自然是个小case。

02 凤求凰

将进酒Bar

江南偏安,几度寒暑,草长莺飞,冬去春来。陆公子长成了玉树临风的少年郎,上门说媒的人快把陆家的门槛踩平了,陆公子却只钟情于一人。

那是他舅舅的女儿,表妹唐婉。他们从小一起长大,陆家很早就用家传凤钗作信物,订下了这门亲上加亲的婚事。

古代婚姻法也没有三代血亲不能结婚的规定,在陆游二十岁那年,小两口跑去民政局,领证结了婚。

婚后,夫妻俩举案齐眉,夫唱妇和,写情诗晒朋友圈,变着法子撒狗粮。

俗话说:秀恩爱,死得快。

两人的这种甜蜜,激怒了一个人,这个人是陆游的母亲。

让你们两个天天腻在一起,一点正事不干!

老太太认为唐婉的温柔让陆游失去上进心,影响他的事业和功名。于是,陆母给儿子出了一道选择题:我和你老婆同时掉河里,你先救谁?

这是一道送命题,基本无解。

“妈宝男”陆游当时就傻了眼,迫于老太太淫威,将唐婉赶出了家门。

但是陆游留了一个心眼,将母亲忽悠过去,在外面另买了一套别墅让唐婉住,离家不离婚,将合法夫妻硬是搞成了瓜田李下。

终究纸包不住火,这事最终还是传到陆母耳中。她带着家人、摄影师,气势汹汹前来“捉奸”,幸亏陆游腿脚麻利跑得快,才没被逮着现场。

陆母勃然大怒,陆游百般不舍,奈何母命难违,一番寻死觅活下来,终于迫使两人离了婚。

现在社会,不少家庭婆媳关系紧张。小媳妇与婆婆合不来,一点小事就闹情绪,试想一下陆、唐悲剧,这才多大点事!

03 钗头凤

将进酒Bar

唐婉被休回娘家,这是家族的奇耻大辱。也许是为了报复陆家,唐家人立马就让唐婉改了嫁。

二婚丈夫名叫赵士程,有钱有势有文化,也是个钻石王老五。炫酷的是,他竟然是皇族,是赵家人,更炫酷的是,他一点不介意唐婉二婚,反而对她关怀备至,甚至后来在陆游郁郁不得志时,还曾鼎力相助过。

唐婉改嫁后不久,陆母也为陆游另选了一位王姓小姐结婚,一连生了七个孩子。

很难说,陆游、唐婉谁更爱谁多一些。

但赵士程对唐婉的真爱,是确定无疑的。赵士程一生只娶了唐婉一人,唐婉病故后,终身未曾续弦。世人只记得陆游的才子多情,却很少提起过赵士程的情深义重。

陆、唐二人离了婚,一别两宽,各自安好,余生本来也不必再见。

谁曾想十年之后,这对冤家却在沈园不期而遇。

避让不及,只得硬着头皮寒暄。

“夫人,别来无恙乎?”

“先生,你过得好否?”

…………

人世间最远的距离,不是生离死别,而是你就在我面前,却无法牵手。

美酒穿喉,苦不堪言,仿佛一下子看穿对方心底的柔软、无奈和伤心。

陆游肝肠寸断,噙着泪水,在粉壁上一挥而就,一阙流传千古的《钗头凤》就此名世。

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是痛悔,是不舍,是将心放在火上炙烤。

前人评价这首词为“千古伤心之词”。

江湖上更是传言,年轻不解钗头凤,读懂已然不少年。

这段感情像棵刺一样深埋在陆游心里,时不时就被扎一下。一直到晚年,白发苍苍的陆游依然被刺得遍体鳞伤。

陆游一生都在怀念唐婉,在去世那年的春天,陆游最后一次重游沈园,花还在,人已归尘,还写了一首诗纪念她:沈家园里花如锦,半是当年识放翁。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

04 诉衷情

将进酒Bar

情场失意,那就打拼事业吧。

绍兴23年,陆游28岁,去临安参加锁厅考试。锁厅试相当于现在的公务员选调。宋代的官职有荫补制度,有一点点世袭制的味道。政府根据祖辈的功劳,直接选子孙入朝为官。

这一次,陆游出门没看老黄历,他和秦桧的孙子秦埙成了“考友”。有一个牛逼的爷爷在,秦埙是内定的NO.1。

本来注定的结局却因为主考官“跑偏”了。

考官陈之茂也是硬汉一枚,明知道会有怎样的结果,他还不信邪。秉公执笔,把才能远远高于秦埙的陆游录取为第一名。秦桧气的七窍生烟,直接把陈之茂这个“不知道死活的东西”就地给免职了。

殿试时,秦桧在高宗耳边打了不少小报告,核心内容就六个字:顽固的主战派。皇帝大人马上懂了,让陆游卷铺盖回家种地去吧。就这样莫名其妙被剥夺了面试资格。

一直到绍兴28年,秦桧死后,陆游才有机会重见天日,做了一个主簿的小官。这一年陆游已经33岁,相对于21岁中进士的苏轼,22岁中进士的王安石,19岁中进士的苏辙,他已经算是“老三届”了。

其实,南宋最大的政治是与金国的和战问题。皇帝坐在主战派和主和派中间,或打或拉,搞平衡术。

陆游虽是一介书生,却是不折不扣的主战派。在朝堂之上,他慷慨陈词,据理力争,力主北伐中原,还于旧都。

每每想起幼年间逃难的艰辛,皇帝被掳的耻辱,宗泽死前的三声过河,岳飞风波亭的惨死,他就像个愤青,容易激动。

但是,年轻的陆游还是too simple,too naive。他没有看清一个事实,从倾向来说,南宋皇帝的屁股是坐在主和派那一边的。

做事不由东,累死也无功。

和老板意见相左,一肚子的壮志豪情,变成一肚子的不合时宜,陆游自然也不会得到真正重用。

绍兴三十二年贬官。

隆兴二年贬官。

乾道元年免职。

淳熙二年免职。

绍熙元年免职。

漫长坎坷的仕途像一部冗长乏味的连续剧,唯一让陆游常常记起的是乾道七年,入王炎幕府在大散关的一段经历,虽然只有短短八个月,却是真刀真枪的上了一回前线。

这一段经历,是陆游一生的高光时刻,写了不少好诗。如名句“出师一表真名世,千载谁堪伯仲间”就是这段经历悟出来的。

陆游五起五落,屡遭贬谪的理由就这么几条:“不掬礼法,诗酒颓放,结交谏客,空言误国”。用现在的话说,就是伤风败俗,好吹牛皮。

弹劾他的人还举了例子,说他有一回去唱K,喝高了,脱了头巾滤酒,在姑娘堆里打着腰鼓,弹奏琵琶,忘情嗨歌,有损公务员形象。

陆游确实毕生嗜酒,曾自言“酒唯诗里见”。《剑南诗稿》共85卷,卷卷有饮酒诗,从青年时代到85岁临终前,都在饮酒。

只要是酒都爱喝,不挑不拣,来者不拒:如“樽酒如江绿”(《至永嘉括苍无日不醉》),“光溢金船拨雪醅”(《芳华楼夜饮》),“一壶花露折黄藤”(《病中偶得名酒》),“色比鹅雏京口酒”(《对酒戏作》),“一樽易致葡萄酒”(《杂感》)。

他饮的更多的还是家乡绍兴酒,有乡村和自家酿的新酒,如白色的腊酒、春醪、村酿,有鹅黄色的老酒,也有竹叶青酒。诗人有时在家独酌,有时下馆子痛饮,特别爱和乡邻们一块饮酒。

今天更适合亲朋好友左邻右舍喝的是“今世缘”系列酒。“今世缘”系列酒,集五谷之精华,聚天地之灵气,有喜事,就喝今世缘,“中国人的喜酒”。

诗人嗜酒,常常是为了借酒消愁,排忧解愤。自己毕生壮志难酬,无法施展才华,又看到失土未收复,百姓受苦受难,加之早期失败的婚姻,种种不得意和不平事,只能在酒中才能得到片刻解脱。

陆游遭黜被贬,理由微不足道,复职启用更是莫名其妙。

有一年,陆游闹情绪,辞职报告都递上去了,转念一想,家里一大帮子人要吃饭,辞职后没收入“归又无所得实”,只得厚着脸皮又上了一本说,我还是干着吧。

宋朝皇帝是出了名的好说话,一点没生气,发话道:“既然这样,你就继续干着吧。”

还有一回,孝宗皇帝无意间看到陆游的一首小诗“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大为激赏,立刻决定启用他。

孝宗老板拉着陆游的手,临别吩咐:“严陵山青水美,公事之余,卿可前往游览赋咏”。严陵这个地方风景不错,你忙完了公事,可以去逛逛,顺便写写诗。

平心而论,南宋皇帝除了政治上不重用陆游,在其他地方对他真心不错。

05 归去来

将进酒Bar

嘉泰三年,78岁的陆游,致仕归田,此后再没有离开过家乡越州山阴(今浙江绍兴)。

家乡是最柔软的地方,无数次接纳了失意时的陆游。这次回到故乡,时过境迁,对于小时候长大的地方,陆游感慨莫名,写下闲适诗的代表作《游山西村》,“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老干部陆游退了下来,含饴弄孙,生活一度有些窘迫。有时,带上药囊去帮村民们看病施药,聊至兴起留下小饮几杯。

有些时节,荠菜开花,老笋成竹,肚子饿得咕噜咕噜叫,还兴致盎然地和别人聊着家事国事天下事……

一腔热血英雄梦,即便行至暮年,人似残烛,壮志未酬,却从未冷却。这一生,未能上战场奋勇杀敌,至少可以在梦里做一匹战狼,金戈铁马,所向披靡。

68岁那年的冬夜,听着屋外雨横风狂,想着现实中祖国的风雨,想着自己的人生境遇,陆游不禁滑入梦境:“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就在这一年,辛弃疾第一次来访陆游。他看到陆游房子简陋,想出钱替他装修一下,被婉拒了。

陆游比辛弃疾大15岁,是两代人,但思想却是出奇合拍。

这一晚,豪放诗人与豪放词人,促膝而谈,谈的一定不是诗词歌赋、道德文章,一定是金戈铁马、家国天下。

嘉定三年,公元1210年,85岁的陆游,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家人围在他的病榻旁,拿来纸和笔,等待着这位奄奄一息的老人写下人生最后的遗言。

陆游挣扎坐起,用尽全身力气,留下一首绝命诗:

示儿

 死去元知万事空,

 但悲不见九州同。

 王师北定中原日,

 家祭无忘告乃翁。

悲怆、愤懑、遗憾,这首诗代表了陆游诗歌的最强音,千载而下,爱国精神已融入了我们民族的血脉之中!

陆游擅诗,长寿且高产,堪称南宋诗坛“泰山”“北斗”,自言“六十年间万首诗”,存世有九千三百余首,是中国文学史上最丰产的诗人之一,单论数量,大概也只有大清朝的弘历同志可以比一比。

朱熹评价说,“放翁老笔尤健,在当今推为第一流”。

梁启超说,“诗界千年靡靡风,兵魂销尽国魂空。集中十九从军乐,亘古男儿一放翁”。

周恩来总理的评价更是直接,“宋诗陆游第一,不是苏东坡第一。陆游的爱国性很突出,陆游不是为个人而忧伤,他忧的是国家、民族,他是个有骨气的爱国诗人”。

酒是他的血脉,诗是他的灵魂,诗和酒是他的人生。北定中原,收复失地,是陆游矢志一生的追求和夙愿,至死他也没有能够看到祖国的重新统一,徒留无尽的遗憾与悲伤。

八百年后,这中华盛世,如诗人所愿。

今天,我们温一壶好酒,在无尽的追思中,告慰诗人的——

前世愿,今世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