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的公众号:【长河历史网】收看更多精彩内容!我们为您提供中国历史、世界历史、历史解密、风云人物、野史秘闻、老照片、文史百科、历史问答版块相关内容

_这个女人一锹下去,挖出价值上亿的银元,是马步芳部下当年埋藏的_马元海

时间:2019-11-09 16:04:06编辑:长河历史

原标题:这个女人一锹下去,挖出价值上亿的银元,是马步芳部下当年埋藏的

提示:最终,我们想要说的是,这么多的血淋淋的钱财只会让当年的马匪们身败名裂,而陶金兰和哥哥挖出来的不过是一段小小的历史见证。

这个世界上最幸运的事情恐怕就是不费什么力气就能从地底下挖出财宝来,有点像彩票中大奖的意思,会让人不由地欢呼。

在兰州工作时,曾听到这么一个传说,兰州战役马匪军失败后,把好几车的金银财宝连车一起开到了黄河里。被传得很神奇,不但有车的数量,还有地点,据说是三车,在中山桥附近,有人还声称亲眼看到过。

我在兰州时,已经是2000年初了,几十年过去,有个别人还对此深信不疑,没事儿了,到黄河边上转转,可能是想从流水中得到“宝”吧。

甘肃兰州

今天,这听起来像是一个笑话,但不是没有可能。在兰州战役前,马步芳便以慰劳戡乱将士委员会的名义,搜刮民财,金银财宝以及物资、药品等等,当时,仅“劳军款”一项就是一个非常庞大的数字。战役中,马步芳宣布“破产保命,挽救危急,拼命保命,确保西北”,结果兰州没保住,猖獗一时的马家匪军灭亡了。

钱呢?或者说是搜刮来的民脂民膏呢?倒在兰州黄河里的只能算是冰山一角。

马步芳在青海为王时,即开始了敛财行动,因为手上有军队,势力大,没有敢和他争抢,他就将手伸到了金矿,命人疯狂开采。那时候,纸币贬值得厉害,黄金就是永不贬值的硬货币。马步芳的黄金越来越多,据马匪军投诚的将领说,逃跑的时候,马步芳带了三十一箱黄金,每箱一千两,有一百一十二锭元宝,每个重达五十两,还有每箱两千元的银元,共计一百二十一箱。为运走这些黄金,马步芳包下了三座专机。

马步芳

可以肯定的是,兰州战役结束前,马步芳提前逃走,把指挥权交给了自己的儿子马继援,多少要给马继援留点用的,而马继援逃得更匆忙,所以,那些被搜刮来的民脂民膏就堆积起了前文中的那个传说。

黄河里的那些财宝被水冲走了,人们没见着,但有个人却很幸运地看到了马步芳一位叫马元海的手下的财宝。马元海是马步芳的表兄,一直在青海贵德坐地敛财,被称作“贵德王”。 据《贵德史话》记载:马元海初到时贵德孓然一身,寄居在郭拉村一户人家,但数十年之后却在这里大兴土木修建了郭拉公馆、石家糟“熙圆”、河西格尔加“花亭”等私邸,还在今高红崖、新街、多哇、尖扎康杨等地修了简易的公馆。另外,在城外街面上占地修建的砖木结构三面两层楼房30余间……

青海贵德

同时,马元海在贵德地方上扶持了一些势力,利用各种手段,盘剥群众、霸占土地房屋,聚敛财产。其势力延伸到贵德西南部的各牧区。据当地一位长期从事县志研究的老人判断,当年,马元海一天的“财政收入”能达到八十块大洋。

马元海1949年10月在切吉草原率残部投诚,1951年病逝。他搜刮来的民脂民膏会全部和他一起“投诚”吗?当然不会。那时候不可能像今天把钱存在银行里,相关人员去查查即可,人们通常会把钱埋起来,埋在地下不被他人知道会更保险一些。陶金兰见到的就是马元海埋在地下的钱。

故事很简单:1982年6月16日,陶金兰和哥哥一起承包了贵德县园艺场一处自来水管维修的小工程,他们要挖一条八十公分宽、深一米五的巷道,准备在那里铺设水管,而他们开挖的地方正是马元海当年的一处官邸。因为管道要经过一处楼梯,他们需要从楼梯下穿挖个洞过去。

天快黑的时候,陶金兰一锹过去听见锹头的异响,等她把锹抽回来的时候,很多东西便流泻了出下来,湮没了她的双腿。她当时并不知道它们就是马元海埋在地下的钱,甚至不知道它们就是银元,但下意识地,她感觉自己挖到了宝贝。

需要说明的是,陶金兰是个女民兵,思想很好,她一路小跑将这个事儿报告了武装部。武装部动用了10多个健壮的小伙当“保镖”,将那些“宝贝”收集齐,拉了两拖拉机(近两吨),交给了相关部门。据西宁晚报当年的报道,陶金兰兄妹当时上交的银元银锞折合人民币36万九千多元,其中银元67981枚,银锞1568个(按现在收藏价格来算,价格已上亿)。

这个事件当年轰动了整个贵德县城。相关部门奖励了陶金兰兄妹五百元现金,贵德县人民武装部给他们颁发了三等功的奖状。同年九月,他们又被进个人标兵,并记一等功一次。整个过程至今让陶金兰兄妹记忆犹新,作为老百姓,他们似乎多少有些想不通:马元海哪来这么多的钱?

事实上,在那个年代,捞个官当哪会得不到“实惠”?吴敬梓在《儒林外史》中说,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民国时期的马匪们更是疯狂。马步芳的另一个手下叫韩起功,1931年4月,马步芳由扁都口过祁连山兵进河西,其人驱走盘踞在张掖的马仲英,使河西的地盘尽归马步芳。其后,成为马步芳手下的一个铁杆干将,开始驻防张掖,大量搜刮民脂民膏,被称作“张掖王”。

韩起功对民间的横征暴敛更是达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通过屡屡借口军饷不足,强行向工商界摊派“借饷”;又霸占祁连山金矿,强征骆驼贩运大烟土;同时借“清乡”之名敲诈搜刮民间财物……但与马元海不同的是,他并没有将财宝埋在张掖的地下。后来撤离张掖时,他在四乡征调了数千辆大车,并从南山掠来藏民的成群牦牛,运送财物粮食,连续几个月才拉运完毕。数量这么巨大的财物,惹得马步芳也眼红了起来,派人暗中扮作一群土匪,将韩起功聚敛的财物洗掠一空。

甘肃张掖

最终,我们想要说的是,这么多的血淋淋的钱财只会让当年的马匪们身败名裂,而陶金兰和哥哥挖出来的不过是一段小小的历史见证。(文|路生)

(本文部分图片来自西宁晚报当年报道,向原作者表示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