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长河历史网,我们为您提供中国历史、世界历史、历史解密、风云人物、野史秘闻、老照片、文史百科、历史问答版块相关内容,每天更新,请收藏关注哦

什么集中体现了一个国家基于_一个国家如何体现“强”,就看她如何对待“弱”_儿子

时间:2019-07-05 04:00:58编辑:长河历史

原标题:一个国家如何体现“强”,就看她如何对待“弱”

From:北美小朵

1

那天晚上,我真正见识了这个国家的人情冷暖:整个滑雪场通宵开着所有的探照灯,把山谷照的雪亮;救护车、消防车、警车,还有很多志愿者的车,几乎占据了整个停车场。高音喇叭不断重复地叫着儿子的名字,声音在山谷里回荡。

滑雪场的工作人员都没下班,通宵给这些搜救人员煮咖啡,提供薯条和热狗。周围的住户也都出来到处找他。弄出这么大动静,我心里充满了抱歉和内疚。可没有任何人责备我,还有很多人来安慰我们,说这不是我的错,并为儿子祷告祈求。

——这是一个朋友对多年前政府部门连夜搜救她失智走丢的儿子的情景描述。每次看到这段文字,都感动得无以复加,禁不住潸然泪下。这是怎样的一个国家?这是怎样的一群老百姓?此时此刻,人性的光芒和美丽幻化成冬日的灿烂阳光,温暖了整个滑雪场,也融化了孩子妈妈心里的坚冰。

一望无际的滑雪场

那天夜里,当地的气温是零下十二度,而朋友的儿子从失踪到被发现,总共经历了八个小时。凌晨时,几乎所有的人都已经失去信心:不说别的,就是找到,也是凶多吉少!很多人来到朋友身边,安慰她,让她想开,让她不要太自责……她也在心里准备接受最坏的结果。

我不是基督徒,但事件的结果却让我不得不相信:上帝真的存在,是他保守着这个在寒冷山谷里整整走了八个小时的孩子,最终毫发无损地回到母亲的怀抱。所有的人都认为这是个奇迹,而事实上,他们正是奇迹的创造者:是他们的善良和可爱感动了上帝。

他女儿出生时认识的医院护士长、如今已是做奶奶的年纪的LEE,多年来和老公一起收养了八个中国孤儿,其中有七个都是残疾,有的没腿有的没脚。

LEE和她的基金会想方设法筹集经费,再跑到国内河南湖南广西的孤儿院,给这些残疾孩子治病,最后带回自己家继续抚养长大,把自己所有的爱都倾注到这群孩子身上。

让人感到痛心的是,这八个残疾孩童里唯一的健康孩子,却在2014年患上了脑瘤。这五年来,LEE带他走遍了所有最好的儿童医院,耗尽积蓄,却无力回天。

然而,对于自己的所有付出,由始至终,LEE毫无怨言。

其中的第一和第二条,也就是我们今天所说的一个国家或政府对待弱势群体的态度。

圣人孔子也曾经在《礼运大同篇》中写到: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举能,讲信修睦,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男有分,女有归。

由此可见,对一个国家、一个政府来说,关注弱势群体,做这些弱者最后的“托底者”,本来就是题中应有之义。具体说来,就是为他们在教育、医疗、生活各方面提供保障,让他们能像个人一样有尊严的过下去。

2

这些年,不仅是别人,我也经常问自己:为什么要呆在这儿?

崇尚简单的生活方式,不用担心不开豪车不穿名牌会被别人嘲笑;金钱的取得并不是一个人值得骄傲的资本,更不是别人对你进行评判的标准;

做任何事情可以遵从自己的内心,不用担心别人会对你指指点点,拥有足够的自由空间;

一个让人充满安全感的社会,才能让身处其中的每个人心甘情愿地为之付出,久而久之就会变得越来越美好,形成良性循环。而一个恶性循环的社会,只能让人们在有能力了之后,毫不犹豫地选择远离。

记得儿子艾伦刚刚两岁的时候,我们一家住在芝城的破公寓楼里,不仅是穷学生,也是“外来户”(还没有“永久居住权”),属于绝对的“弱势群体”。

专供出租的小公寓

于是自己操着一口蹩脚的英文,跟来修东西的白头发老爷爷管理员表达了我的请求。

当天下午,老爷爷就吭哧吭哧地背来一扇沉重的木门,利利索索地帮我装上了。

一个为弱势群体着想的社会,不会因为你的身份高低、财产多少、背景如何,而只会从人性最善良本真的内心出发决定如何对待你。

3

他们自己神情自若,周围的人也习以为常。没有人觉得,他们跟正常人有什么不同。

因为所有供人们活动的空间,都给这个特殊人群尽可能的提供了便利,他们不需要求助,不需要陪伴,也能自己搞定几乎所有事宜。

一名工作人员正在帮助残疾学生上校车

卫生间也有特殊的位置,可以让残疾人的轮椅自由出入;

无死角的设计,让这群特殊的人跟正常人一样,自信且乐观地生活着。

在这里,他们不是通常意义上的“disability”,而是与我们一样,是个堂堂正正的人!

海明威说过一段话:

谁也不能保证自己永远不失业、不生病、不遭遇天灾人祸,永远不会成为别人眼中的“弱势群体”,而当这些到来的时候,有没有一个庞大的保障体系,有没有国家、政府的相关倾斜政策,决定着你的人生是否能够走出低谷、重振辉煌,决定着你是否在失去一切的时候,还能够拥有人的尊严,也决定着这个国家和政府本身的生命力。

我们知道,一只木桶能盛多少水,并不取决于最长的那块木板,而是取决于最短的那块木板,这个简单的道理就是所谓的木桶理论。任何一个组织,可能面临的一个共同问题,即构成组织的各个部分往往是优劣不齐的,而劣势部分往往决定整个组织的水平。

如果一个国家,处于金字塔顶尖的那些人一掷千金,下层的人吃糠咽菜;上层的人享受着高级护理与医疗,穷人身患重病却囊中羞涩;上层的人种种特供食品放心吃,小老百姓却连给宝宝买奶粉都得求助国外的亲戚朋友……你告诉我这个国家很强大,我只有两个字:呵呵。

4

老人公寓、免费医疗和看护、不愁吃不愁喝、不拖累儿女,甚至还有一部专门的《老人法》来维护老年人的各项权益,让老年人在生活、健康、自由和尊严等方面得到保障……

任何事物的发生发展都会有始有终。然而,与国家、政府相比,人类的存在过程远远超过前者存在的历史,换句话说,前者的产生是为更好地服务于人类,而不是向人类索取。

“人生来就是而且始终是自由的,在权利方面一律平等。社会差别只能建立在公益基础之上。一切政治结合均旨在维护人类自然的和不受时效约束的权利。这些权利是自由、财产、安全与反抗压迫。整个主权的本原根本上乃存在于国民。任何团体或任何个人皆不得行使国民所未明白授予的权力。”(1789年《人权宣言》)

如果一个国家,最穷、最笨、最弱势的人都能生活的好,那整体也不会差到哪儿去;反过来,如果很多弱势的人都处于水深火热之中,那这个国家的强大多半是牺牲弱势群体的利益获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