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的公众号:【长河历史网】收看更多精彩内容!我们为您提供中国历史、世界历史、历史解密、风云人物、野史秘闻、老照片、文史百科、历史问答版块相关内容

宋朝名臣_这个人是宋朝名臣,至今世人都不知道,他到底是忠臣还是奸臣

时间:2019-11-09 16:04:43编辑:长河历史

绍熙五年(1194年),宋孝宗赵昚因病去世了。朝中的丞相赵汝愚认为宋光宗赵惇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昏君,于是,和韩侂胄等人商议,想要废掉光宗,让皇太子赵扩提前即位。几人达成一致意见,又得到了太皇太后吴氏的支持,于是,迅速地发动了政变,成功地将赵扩推上皇位,是为宋宁宗。

而光宗则被尊为太上皇,史称“光宗内禅”。政变成功后,发动者之间的争斗便随之开始了。韩侂胄是政变的主要推动者,又是太皇太后的外甥,还是宁宗的叔父,风头一时无两。在朝野上下的一片赞赏声中,他不禁飘飘然起来。仗着功臣和皇亲国戚的身份,韩侂胄随心所欲地安排官员的职位。

丞相赵汝愚曾经和他合作过,但是,韩侂胄还是一言不合就将他贬为节度副使。朱熹是当时的儒学大师,可只因弹劾了韩侂胄便丢掉了官职。一时间,韩侂胄在朝廷内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反对他的人摄于他的威势,皆是敢怒不敢言。在韩侂胄独揽大权后,他向宁宗提议,想要再次北上抗金。

在南宋,抗金是一个非常敏感的话题,大臣们一直为此争论不休,甚至,分为了主和派和主战派两派。四十年前,主战派的张浚在孝宗的支持下北伐,虽然,开始战况一片大好,但很快便被金军打的大败而归。此次战役过后,南宋君臣心照不宣,再也不提抗金之事。

他们在歌舞升平的临安整日醉生梦死,早已将故国遗老抛在了脑后。韩侂胄的北伐提议一出,就像一个大石头投入了平静的湖中,瞬时间激起了千层的浪花。主战派对他赞不绝口,甚至说:成就不世之功,正在此时。而主和派的人则担心冒然开战会动摇国本,引发灾难。

平心而论,韩侂胄此举也有自己的私心在。他凭借皇族关系和发动政变来一步登天,虽然拥有了极大的权力,但暗中不满他的人不在少数。而且,宁宗的皇后韩氏死后,贵妃杨氏在宁宗的宠幸下被立为新皇后。杨氏身为贵妃的时候就与韩侂胄势同水火,韩侂胄一直害怕她在宁宗面前诋毁自己。

现在,杨氏当上皇后,韩侂胄就更加担心自己的前程。在他看来,如果自己这几年没有建立盖世功勋的话,就很难长保自己的荣华富贵。不过,他在此时提出北伐,也不是胡来。因为,南宋经过高宗和孝宗两代人的治理,国力有了很大的提高。

专家经过研究,认为:当时全国的财政收入甚至达到了明朝中期的六倍。这样的财力,足以支撑抗金的军费开支。而且,金国当时的状况并不好。它的北方,蒙古部落正在迅速发展壮大,并不断地对金国进行各种骚扰。与此同时,金国的内部也不太平。投降的汉人和契丹人不服统治,不断地发动叛乱,令金人头痛无比。趁金国正处于内忧外患之下,如果,南宋果断出击,那么,很可能赢得胜利,收复失地。

可惜的是,韩侂胄却因谋虑失策,从而一败涂地。他虽然提出了不拘一格录用人才,但大部分都是在空喊口号。陆游是坚定的主战派,而且,在朝野上下都有着很高的声望。这样的人,自然是韩侂胄极力拉拢的对象。嘉泰二年(1202年),韩侂胄特意启用陆游。陆游接到消息不顾年老体弱,立刻兴冲冲地来到临安,想要为北伐之战尽一份自己的力量。

不料,韩侂胄只是想要利用他的名望来控制舆论,根本不想重用他。陆游来到临安后,韩侂胄给他的只是一些编修史书的工作,根本不让他插足北伐之事。陆游向来看淡功名,只求能够为国尽忠,看到朝廷只肯给自己官职,不肯给自己机会,顿时心凉了半截。他思前想后,索性在第二年辞去官职,回家颐养天年了。受到冷落的不仅是陆游,还有举世闻名的辛弃疾。

当时,辛弃疾虽然年迈,但一直心系兴复大业。韩侂胄出张北伐之后,辛弃疾积极地为他出谋划策。在辛弃疾看来,金国虽然出现变乱,但仍然拥有者比较雄厚的军事实力,绝对不能小觑。但是,韩侂胄只是表面上赞同他的看法,实际上却对他不屑一顾。辛弃疾的忠告,反而令韩侂胄更加自大起来。他不仅高估了自己,还高估了自己的部下,从而,酿成了北伐之战的失败。

开禧二年(1206年),南宋军队的主将郭倪成功攻下了金国的泗州(今江苏盱眙)。韩侂胄听说之后欣喜若狂,马上上奏皇帝,并大肆吹捧郭倪。其实,郭倪并没有太大的神通,泗州之胜对全局的影响也微乎其微。可是,在韩侂胄夸张的邀功之下,宁宗高兴地昭告天下,然后,正式对金宣战,对郭倪委以重任,并下令让宋军全线出击。

郭倪读了一点兵书,获得了一点小胜,便整日里以诸葛亮自居。不料,两军一交战,他便被金军的精锐打的找不着北。宋军荒怠已久,搞一点小规模战斗尚且可以自壮声势,但一进行大兵团作战便马上暴露了弱点。金军呼声动天,越战越勇,宋军还没有交战几个回合便四散而逃了。郭倪见大势已去,不由地泪如雨下。由于他以前经常自称诸葛亮,后来人们便讥讽他为“带汁诸葛亮”。

金国占据了上风之后,步步紧逼,并扬言要南下灭宋。宁宗无奈,只好遣使向金议和。金国方面颐指气使地要求南宋将两淮地区全部割让,并增加岁币。除此之外,金国还得寸进尺,令南宋必须将韩侂胄的项上人头交出。金国的要求一出,南宋朝廷一片哗然。北伐大败,主和派自然占据了主动。其中的史弥远和杨次山更是不断诋毁韩侂胄,想要置他于死地。

为了让宁宗下旨处死韩侂胄,两人还买通了韩侂胄的亲信,一同向宁宗发起请求。宁宗虽然对韩侂胄很是宠信,且感激他的拥立之功,但此时也不禁犹豫起来。杨皇后素来厌恶韩侂胄,为了使宁宗下定决心,她索性和史弥远联合起来,将韩侂胄骗到宫中,然后用铁锤打死了他。韩侂胄的死讯传来,宁宗只好下令将他的头颅割下,然后送往金国,并答应了金国的全部条件。

韩侂胄过于自大,不懂用人,错误地估计了战争形势。北伐的失败,他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但是,在南宋君臣偏安一隅的情况下,他率先提出北伐的主张,还是值得肯定的。当年,以秦桧之奸,尚且没有送出岳飞的头颅。但是,身为南宋最高统帅的韩侂胄,其项上人头却被轻易送出。为了议和,南宋政府竟然如此下作,这不能不令人悲叹。

当时,南宋朝内的忠义之士纷纷反对把韩侂胄的人头送到金国。大臣王介不畏主和派的淫威,慷慨陈词道:“韩侂胄的头颅当然不重要,但是,南宋的国体非常重要!今天金国要韩侂胄的头颅我们送去了,明天金国要我们的头颅,难道我们也要送去吗!”可惜的是,在主和派“侘胄臭头颅,何必诸公争”的宣传下,王介等人的呐喊很快就被忽略掉了。

议和之后,南宋朝廷便一头扎进了江南的风花雪月中,再也不提收复失地的事情了。当得过且过成为了一个国家的生活方式,那么它离灭亡也就不远了。

参考资料:

【《宋史·卷四百七十四·列传第二百三十三·奸臣四》、《宋史·公主传》】